在这初冬时节,万木萧疏的原野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17-06-16 19:33     录入:未知 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 
 
这个是我上个月拍的,算是离现在最近的啦。曾经干净的脸上,也出现了色斑,额头也有了抬头纹,真是岁月不饶人啊,不服不行
 
 
 
 
 
这个是前两天拍的。在这初冬时节,万木萧疏的原野,这鲜艳的小花,虽不震撼,却也提神,让人觉得眼前一亮。送给大家欣赏,算是我奉献给大家的作品
 
 
 
这个是我和老公的作品。小子去年的照片,看着还算阳光。今年的,形象很恶劣,就免了吧。
 
 
  生命本真
 
    和谐九年,小儿中考不第。闻讯,吾自责有余,郁结积瘀,每况愈下。遂求医于一祖传杏林世家,丸散丹剂,诸般调理,季余,病十分去之六七。复诊之时,
 
年长医者脉之,尔后让其专修西医之小女,超声仪查之。诊后,母女力荐市立医所彩超确诊,纳之。幸与市医所相距百步之遥,片刻即至。
   挂号、投诊、开据、付款诸事毕,便随导医女进入一遮挡严密诊室。脱履仰卧于诊床,旋即见一医生,手持一塑板铲形器具,涂透明乳膏为润滑,于腹上下左
 
右徐徐推磨。吾下腹尿液充盈难耐,不堪塑板着力,痛苦万状。良久,二医目视荧屏,面色凝重,窃语如蚊蝇。一医让余解排尿液,告诫留半,以待再查。旋即,
 
吾去厕间,恐违医嘱,强忍硬耐。幸吾扩约肌功能强劲,估约腹中之物留半,复返诊室。再查,仍无果。一医出门,稍后与另一年长医者同归,彼三人低声相商,
 
告吾去省城医大详查待果。致余意惶惶,心忐忑,悻悻然还家。
   晚,夫君归,餐毕,吾以实相告。彼急切,力促动身,余慰之,莫急,天明赴省城即可,夫君稍安。
  
 
之乎者也就此罢,
转文假醋酸倒牙;
赶紧穿越回现代,
书归正传说白话。
 
   早起出发前,在空间发了一个说说:【亲们,俺去省城啦!二十来年没坐火车啦!咱也提提速。2011-11-25 05:55:21】当时并未明说去做何事,也只是把空间
 
当成日记本,做个记录,为日后,留个见证和回忆。
 
    到了省医大,挂了号,按接诊大夫的要求,一项一项地做检查。有几项的结果要等一星期之后才出来。还有一项检查要和专家预约,排在了十几天之后。于是
 
,先回家,之后再一并取单子,看专家。
 
    这十多天里,每天依然游走于网络空间,认真欣赏好友日志,用心写下评论,乐此不疲。
 
    自从学会上网,很少有午夜一点之前上床休息的时候。第二次去省城的头天晚上,感觉有点不太舒服,于是早早就下线休息。临睡前发了条说说:【今天头疼
 
,刚刚上线,写个说说,早早休息。明天再次去省城,但愿没有第三次,祝福我吧。   2011-12-07 21:16:23】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第二次去医大,医生拿着上次的化验报告单子,建议再做另几项检查。专家的预约排在下午,一上午把新开的几项检查都做了。此次的检查结果照例还要等一
 
星期之后才能出来。老公心里依然不托底,明显能看出他的焦虑。
 
    预约的这项检查,一天最多只能做十几人。下午快到三点才轮到我做,在我之前有六、七个人,都坐在检查室外间等结果。我检查之时,专家医生就直皱眉,
 
还一个劲地埋怨我,怎么才想着看病。其实我觉得做为一个医生,不应该在病人面前流露出这些情绪,这样会加重病人的心理负担。只是我承受能力强,也没想太
 
多。其实从个体诊所往外推,到市医院,再到省医大,以至于此次的二进宫,一层层的递进加码,没有好的定力肯定会被吓到。
 
    我也坐在外间屋里等结果。小护士一会儿拿一张报告单子,出来喊一个名字,述说检查结果和医生的诊断与建议。有宣布没事,马上可以回家的。也有需要拿
 
药控制的。还有需要动手术解决的,基本上都无大碍。得到确切消息知道自己没事的,自然都是欢天喜地。
 
    轮到我了,却是医生手里拿着单子,亲自从里间检查室出来,喊我的名字。那帮检查过的和没检查过的病友,目光齐刷刷地都投向了我。像是等着法官宣判死
 
刑判决似的。其实我这时心里什么也没想,大不了就是一个绝症呗,有啥呀。医生说我很严重,让我一定要重视。等下星期具体结果出来,再制定进一步的治疗措
 
施。我点点头,说:“嗯,知道啦。”我从容地整理着自己的物品。
 
    当时那些一起检查的病友,有两个就特别惊诧。一位比我年长的妇人好奇地问我:“你,你怎么会笑得出来呀?”“怎么啦?我还得哭啊?”“医生说你很严
 
重呢。”“医生就会吓唬人,不说你很严重,你会继续治疗吗?”“可今天这么多人,他谁也没吓唬,还告诉我没事,吃点消炎药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说你很严重
 
,肯定不轻。”“那能咋地,就是真得了绝症,大不了就一死呗。”“真没见过你这样的,多少人一听医生说这些,都哇哇地哭,你还笑。”“我笑的不自然吗?
 
”“关键你笑的太好看了,像是这是高兴的事。”“活着我就好好活着,死,我也会从容面对。何况还没最后确诊,有什么好哭的。病还没咋地呢,自己先把自己
 
吓死了。”那帮病友一个劲地说真是服了。
  
    从检查室出来,找到在走廊等候的老公。告诉他没事,医生让下星期再听信。
 
在沈阳医大院内,我让老公用手机为我拍了张照,以示留念。

奔驰上线娱乐亚洲第一

潍坊污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
地址:山东潍坊诸城
手机:185611139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