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毫没有需要灌溉的干渴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17-06-16 19:30     录入:未知 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 
  荒芜的记忆
      小时候,只要天气晴好,站在我家老屋后边的空地上,向东北方向极目远眺,就能清楚地看到横亘在两山之间的一座高高大大的连拱桥。虽说那桥能看到,
 
想要脚踏实地,零距离的一探究竟,却是中间隔着河,隔着村庄,不知道从何处涉越。便应了那句话,可望而不可及。
 
     上小学时,也曾听过老师隐隐约约的提及,拦河山上的“大渡槽”。因小时候特别腼腆,不敢细问,听得不太真切,究竟是“槽”还是“桥”,也不得而知
 
。大渡槽?大渡桥?联系着看过的电影《大渡河》,胡乱地猜测着:是不是红军当年也在这渡过河?是不是也在这里打过仗?桥下是不是也是水流湍急,深渊万丈
 
?于是凭空里,任思绪信马由缰,任想象挥舞刀枪。
后来,知道那确实叫渡槽。管他呢,看着就是桥。再后来,老屋后边不再是空地了,一座座建筑,挡住了视线,再也看不见那“桥”的影子啦。
 
     中学时,曾经去过乡里的另一所中学参加过运动会,离那“桥”就更近了。因是集体活动,学校未安排参观,自己也始终未敢擅自行动去近距离探访那桥。
 
那桥,在心中依然是一个谜。
 
      几十年,弹指一挥间,那渡槽石桥,便在心底沉淀。
 
      前些日子,去从前的乡办事处,为外甥女取东西。办完事,看时间尚早,也是闲来无事,便又激发了那颗寻源探秘的心,于是信步向着那渡槽的方向踱去。
 
也是奇怪,地理上渡槽距此比我家老屋要近上许多,却连一点影子都看不见。眼睛盯着前方,加快了步频,走了将近一个小时,在我的焦躁与渴盼中,终于在树梢
 
头与山梁间看到渡槽的形迹了。甚是欢欣,有些小激动,甚至脚下做跑颠状 。
 
      我直直地盯着那刚刚小露峥嵘的石桥,生怕一低头一溜号,他便从我的视线里消失。全然不顾脚下因疾走而带起的砂粒灌进鞋里,我想要在第一时间触摸她
 
,想要把她溶进目光中,溶进心坎里。
 
      转过一道弯,眼前不远处,一桥飞架南北,凌空横路途。此时,我却放慢了脚步,将鞋中的砂粒倒掉,从背包中掏出相机,并没有急于给她拍照。调整了一
 
下呼吸,我轻轻地迈着步子,慢慢地向她靠近,生怕惊扰了她。
 
 
一转身,在村中街道上,看到几只白鹅,悠闲地踱着。一只小狗,在专注地看着对面的自家大门,这第一张,先拍他们,算是预热吧
 
  本想拍个渡槽全貌,可有树木、有房屋遮挡,怎么也拍不全
 
 
 
 
共产党万岁,时代的烙印。其实也拍了左边的“毛主席万岁”,可相册中无论如何也找不见了,可能是无意中删了吧
 
 
 
 
我从下边穿过渡槽,顺着大路上了北边山坡。收割过的玉米地,墒情很好,丝毫没有需要灌溉的干渴
 

奔驰上线娱乐亚洲第一

潍坊污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
地址:山东潍坊诸城
手机:18561113930